太上老君大玉皇大帝:“臨川四寶”與三井文庫收藏 大開眼界!

 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顏真卿特展剛剛落幕,除了展出的舉世矚目有“天下第二行書”之譽的顏真卿《祭侄文稿》墨跡手卷外,其他書法展品也難得一見。其中碑帖界有名的李宗瀚“臨川四寶”重新聚首亮相,以及三井文庫收藏的碑帖孤本,堪稱此次展覽的又一亮點。
  
  李宗瀚35歲得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,38歲得虞世南《夫子廟堂碑》和魏棲梧《善才寺碑》,并在43歲收得隋丁道護《啟法寺碑》?!八逄潑孛?,真則稱丁。虞髓褚骨,魏罕知名。得一已絕,矧四難并。珍逾趙璧,不出戶庭”。這是李宗瀚得到這四件碑帖后寫下的,足見他擁有后的欣喜與珍重。
  
  “臨川四寶”即:唐虞世南《夫子廟堂碑》、唐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、唐魏棲梧《善才寺碑》和隋丁道護《啟法寺碑》。這四部碑帖赫赫有名,向為收藏界尊崇,前三部為日本三井財團聽冰閣所藏,而《啟法寺碑》拓本更號稱唐拓孤本,長期收藏于日本私人手中,秘不示人,屬首次公開露面。
  
李宗瀚

李宗瀚
  
  李宗瀚(1769-1831),字北溟,一字公博,號春湖。為李宜民長孫,李秉禮長子,過繼給叔父李秉仁。臨川溫圳人,寄居廣西桂林。官至工部侍郎,精于書法和鑒賞,系清代著名書畫收藏家。他收藏的碑帖中尤以“臨川四寶”夸譽藝林,此次四寶得以重新團聚,共同展出,殊屬難得。
  
虞世南《孔子廟堂碑》李宗瀚藏本 日本三井紀念美術館藏

虞世南《孔子廟堂碑》李宗瀚藏本 日本三井紀念美術館藏
  
  虞世南是唐代開國有名的書法家,位尊“唐初四大家”之首,《夫子廟堂碑》又是其流傳最重要的書刻,于唐武德九年(626)十二月開始,貞觀初刻成于長安。唐太宗曾命搨取數十本賞賜近臣,可見其對虞書的推崇??上г淳眉叢饣鴰?,相傳武則天時期命相王李旦又重刻立,亦遭毀佚。現今流傳重刻的有兩種,一為北宋王彥超重摹,俗稱“西廟堂本”,現存陜西西安,又稱陜西本;一為元至元年間山東城武縣重摹,俗稱“東廟堂本”,又稱城武本。另外宋代重刻還有曲阜刻本,和饒州錦江書院刻本兩種,惜無傳拓本。
  
  李氏所藏虞世南《夫子廟堂碑》是現存拓本最舊藏本,原為元代書法家康里子山舊物,此本號曰唐拓,但歷來專家眾說紛紜,無法確證。有學者研究發現,其中三分之一是“東廟堂本”配補,其余部分既非東廟堂本,也非西廟堂本。相傳不是“唐初原刻”就是“相王李重刻”,很有研究價值。此次同時展出的還有陜西本和城武本兩件整拓,可資參證比較。
  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  
  唐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,貞觀十六年(642)刻立,原石久佚,傳世僅此唐拓孤本,存776字(中缺二百余字)。此拓經明代黃熊、曹繩武遞藏,清道光三年(1823)歸李宗瀚,內有王世貞、王世懋、王良常、王文治、陸恭、李宗瀚等人題記,聲名遠播,彌足珍貴。
  

魏棲梧《善才寺碑》
  

魏棲梧《善才寺碑》
  
  唐魏棲梧《善才寺碑》,同為傳世僅存宋拓孤本。原石久佚,拓本原本“魏棲梧書”等字舊時即被人挖去,換成“褚遂良書”字樣,以抬高身價。另外,原唐開元十三年,“開元”兩字由碑文內“神龍”二字移換,原“開元”二字未剪失,順入碑文內。有學者認為“或在宋時已偽裝褚遂良題款”,用以漁利。此剪裱孤本,有明末馮銓題跋兩行,安岐舊藏,翁方綱、阮元等跋。翁方綱根據歐陽修《集古錄》等書考出魏書,“洗出真面”。
  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  
  隋丁道護《啟法寺碑》,原石傳說在湖北襄陽,早佚。歐陽修、米芾乃至趙明誠都對丁道護很推崇,認為其與虞世南、歐陽詢雁行。丁道護的書跡流傳甚稀,存世唯有此唐拓孤本,原為宋丞相賈似道所藏,有印,并有何義門題簽,陸恭、翁方綱、李宗瀚各家題跋。民國初年從李氏散出,歸羅振玉。李氏原有印本傳世,后羅氏又在日影印流布。原本大約經羅氏賣給日本香川大西氏收藏,從此“侯門似?!筆饃俾睹?。2006年,東博舉辦“書之至寶”展,當時希望能將此本借到展出,為此曾專函邀請,但當時收藏家剛剛去世,他的夫人雖然覺得舉辦展覽會是一件好事,但還是婉言謝絕了邀請。
  
隋 丁道護《啟法寺碑》

隋 丁道護《啟法寺碑》
  
  當年李宗瀚35歲得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,38歲得虞世南《夫子廟堂碑》和魏棲梧《善才寺碑》,并在43歲收得隋丁道護《啟法寺碑》。八載辛勤蒐羅,四件傳世孤本終于到手,兀自興奮不已,后于1823年春天爰筆寫下“隋唐秘妙,真則稱丁。虞髓褚骨,魏罕知名。得一已絕,矧四難并。珍逾趙璧,不出戶庭”的題記,表達了“子孫永?!敝?,可見“臨川四寶”是他本人遴選的結果。
  
  另外,李宗瀚對自己心愛的碑帖珍護有加,其中最好的東西上面都要蓋上“寶”字圓印和“心賞”葫蘆印。以前有傳聞他的收藏還有“十寶”之說,后來學者研究發現,其實有“寶”印的碑帖也不止四件或十件。此次“臨川四寶”露面,每本有專門的玻璃櫥柜獨立展示,為展覽增色不少。
  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  
  李宗瀚的藏品,后來有很多流入日本,尤其是三井家族,現為三井記念美術館收藏。二十世紀初,三井家族中的三井高堅(字宗堅,號聽冰),篤愛藝事,嗜好收藏。倚仗雄厚資財,委托好友著名篆刻家河井荃廬(仙郎)往來中國,大肆蒐羅金石碑版,收獲各種善本碑帖,達百余種,號稱唐拓孤本十數,宋拓則愈半百。當年這些名品皆深藏于三井高堅的聽冰閣中,秘不示人長達六十余年。直到二十世紀末,才移入財團法人性質的三井文庫,即現在的三井記念美術館,定期開放展示。
  
  此次東京顏真卿特展,三井記念美術館特別惠借出26件碑帖名品參展,件件珍稀異常。除上述“四寶”外,宋拓《孔穎達碑》也很難得,其他清初乾嘉舊拓或晚近所拓,全漫漶鑿毀,余無幾字,而此本存字多達1700余,當之無愧為“海內第一本”。另外,宋拓孤本唐神龍元年(702)《祝綝碑》,還有《集王圣教序》李春湖本(三井同時還借出一松煙拓本)等,均曾為臨川李氏所藏珍物。
  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
褚遂良《孟法師碑》 日本三井聽冰閣藏 李宗瀚舊藏本
  
  另外還有,宋拓孤本《柳州羅池廟碑》,韓愈撰文,碑原在羅池廟內,久佚不存,為中唐書法家沈傳師存世的唯一作品。此本歷經王鐸、翁方綱、何紹基、羅振玉等遞藏。唐鄭云逵《李廣業碑》也是宋拓孤本,曾經元代畫家倪云林收藏,并入清內府,著錄于《石渠寶笈三編》,還有明內庫本柳公權《玄秘塔碑》、裴休《圭峰禪師碑》等等,也都是三井家族的名貴舊藏。
  
  唐代書法繞不開歐陽詢,更繞不開他的號曰“天下第一楷書”《九成宮醴泉銘》。此次大展為此也做足文章,不但展出七件九成宮拓本,包括六件剪裱本一件整拓本,更從大阪市立美術館借來仇英《九成宮圖》,李成《讀碑窠石圖》和郭忠恕《明皇避暑宮圖》三件繪畫作品助陣,雖然這三件作品并非真筆,但都流傳有序且精彩紛呈,大大增強了這一專題的現場魅力。
  
宋 郭忠恕《明皇避暑宮圖》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

宋 郭忠恕《明皇避暑宮圖》 大阪市立美術館藏
  
  六本九成宮碑帖冊頁中,三井紀念美術館一家就拿出了三件,而且質量遠超其他數本。其中清代李鴻裔舊藏的那本,雖略晚于該碑存世最善的李琪本(北京故宮博物院藏),但瘦硬勁挺,洵為難得的南宋佳拓。另外三井還提供了一件慶歷本歐陽詢《化度寺碑》參展,原為清吳榮光藏本,明代李東陽舊藏,翁方綱考出是北宋拓本中拓制時間最早的一本,同樣彌足珍貴。
  
  當然還有著名的《石鼓文》拓本,宋拓善本以明代范氏天一閣藏本和錫山安國“十鼓齋”中“先鋒”、“中權”、“后勁”諸本最負盛譽。無奈范本于乾隆年間不慎毀于火災,而安氏三本最后也輾轉售于三井家,上世紀三十年代郭沫若旅日期間,即據以寫成有名的學術著作《石鼓文研究》。此次東京特展中,“中權本”亦赫然在列。近來有國內專家對此三本提出異議,俟異日當有新的研究發現。
責任編輯:思思
掃描此二維碼,分享到微信

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中國文物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文物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相關推薦

月度排行

新聞速遞

專題視點MORE

原創推薦MORE

精彩圖片MORE

精彩視頻MORE

論站新帖MORE

新浪收藏 | 出山網 | 中國藝術網 | 書畫圈網 |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| 輝煌藝術網 | 大河藝術網 | 中藝網 | 環球文化網 | 華夏收藏網 | 文物出版社 | 中國文物?;せ鴰?/a>
北京文網 | 騰訊儒學 | 東方藝林 | 貴州收藏網 | 中國經濟網 | 廣州博物館 | 華夏藝術網 | 中華汝瓷網